風水大師講風水墓地的注意事項

  俗話有說“一命二運三風水。”由此足以見得風水對于我們的影響是非同一般的,也正因為風水會關系著我們的運勢,影響著我們的運勢,所以生活中每個人都無比的重視風水,其中陰宅的風水影響最為重大,因為陰宅的風水不僅關系著家族運勢,更關系著幾代人的運勢兇吉,換言之子孫的運勢禍福都會受到陰宅墓地的風水影響,所以我們不得不重視,那么風水大師講風水墓地的注意事項有哪些呢?下面是小編整理的相關文章,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!


  風水大師講風水墓地的注意事項

  風水大師講解風水墓地的九大注意事項

  因為墳墓是陰地,如果這塊地方一年四季見不到陽光,叫陰氣過盛,不管外環境如何好,這個地方也不能選,選此地會造成男丁稀少,女人憂郁。陰宅也需要好的陽光照射條件,有和諧的陽光照耀,是具備好的風水條件之一;

  建筑在山的棱角線上的墓穴或山頂的墳墓不能選,容易帶來勞苦之兇相,甚至是敗家之勢;

  有水從頭頂高處流下的墓穴不能選,是為兇相,主其家中經常有病弱者出現,所以選擇墓地時,應該要避免這種地形;

  上面有高壓線通過的墓地不能選,受高壓線磁場干擾,選者主家運容易衰退,后繼無人;

  靠近公墓墻根的地方不能選,選之容易有爭議,后代人矛盾不斷;

  要選擇一平米以上的,有邊有線,且會形成直角的地方,為吉相。盡量要在墓地建造界線,沒有界線的墓穴,主很容易與他人發生糾葛;

  如果公墓墓穴是別人使用過的墓穴不要選擇,選擇會有占別人家陰宅的嫌疑,家人會出現靈異上身的現象;

  陡峭的山體上,骨灰墻上的墓穴不要選,有的公墓地方為了節省土地,建設所謂的骨灰墻,或者在陡峭的山體上建墓穴,往下一看,又深又陡,這樣的墓穴不能選,選擇會家庭沒有根基,人氣財氣敗落;

  在整塊墓穴周圍要有黃土花草,不能全部鋪設石板、水泥、石頭,主其家中入不敷出,是為散財之兇相,風水石山見土為貴,沒土的公墓不長一點花草,是個兇地。

  

  風水大師講看風水墓地的基本注意事項

  墓地風水學分形勢與理氣。形勢即龍、穴、砂、水,理氣即方位、五行、天星、神煞與元運等。形勢講究的是龍真穴的、山環水抱,藏風聚氣,即使是一些有違常規的奇形 怪穴,也都有法可依,各家所講的法則之間沒有很大的分歧。可是,只要一說到理氣,便你一套我一套,各唱各調了,乃至于一師所傳之徒也方法各異,且都宣稱自 己是楊公一脈秘傳,其余都是偽術。吵吵嚷嚷,鬧了上千年也沒消停過。致使莘莘學子在茫茫無從之際,給出了“巒頭無假,理氣無真”的結論。

  至今,大多數墓地風水師都還是將理氣看得頂頂重要,說“分金差一線,富貴不相見”,任你好山好水,龍真穴的,只要理氣有半點差池,就全都沒用了。

  理氣真有這么重要嗎?如果理氣真的很重要,那各家的方法又相互抵忤,一理氣就得你掐我我掐你,不把對方掐死氣就不停手,我們該怎么辦呢?看來,我們有必要理清一下自己的思路,從風水發展史的角度來探討探討風水理氣的問題了。

  我國墓地風水學源遠流長,在很早的殷周時期就開始孕育了。《尚書·盤庚》里就記載了盤庚遷殷一事:“盤庚既遷,奠厥悠居……適于山,用降我兇德,嘉績于朕 邦……用永地于新邑,肆子沖人,非廢厥謀,吊主靈,各非敢違卜。用宏茲賁。”意即盤庚遷都于殷地,奠定了住所,依山而居,用以避兇迎吉。新地址是很好的地 方,誰都不得違背,居住在那里可以使殷商發達起來。結果呢,盤庚在遷殷之后,“殷道復興”,使商朝又興旺了幾百年。

  在《詩經·大雅·公劉》里也記載了公劉自邰遷幽的事跡,說公劉“陟則在獻,復降在原,逝彼百泉,瞻彼博原……相其陰陽,觀其流泉,度其隰原,度其夕陽…… 溯其過澗”,瞧,他既看山,又看平原,還看山之向背,水之來去,且測量方向,這已經有點風水師的模樣了。其遷居的后果是:“周道之興自此始,故詩人歌樂頌 其德。”

  當然,這個時期的墓地風水術尚處于萌動狀態,尚沒有龍穴砂水向等基本概念,更談不上什么理氣了。人們想要知道宅地的吉兇,一般都得依靠占卜來論斷。在殷商 甲骨卜辭中就有不少因修造而占卜的記載,如:“己卯卜,爭貞:王作邑,帝若,我從,茲唐。庚午卜,丙貞:王勿作邑在茲,帝若。貞:王作邑,帝若,八月。” 這是殷王要修建城邑而卜問吉兇的記錄。文中“爭”、“丙”是兩位占卜者的名字,“貞”是問的意思,“若”表示允許。后來周公在洛陽營建都城,相宅于伊洛瀍 澗四水之間,成了后世風水應用的典范,但其看風水吉兇的方法還是占卜,故曰“是以周公卜河洛”。

  迨至秦漢,人們開始有了地脈觀念,并出現了以風水為職業的人物和風水書籍。當時,民間傳說蒙恬之死就是因為他修長城“絕地脈”所導致的。司馬遷在其《史 記·蒙恬列傳》中說他是好大喜功所致,“何乃罪地脈哉!”這里所說的“地脈”后來發展成了風水學中的“龍脈”。《史記·日者列傳》記載漢武帝聚會占卜家, 問某人可娶否,五行家言可,堪輿家言不可。這“堪輿家”即后來的風水師,雖然當時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風水師,但也是上觀天文下察地理的占候之士。

  在《漢書·藝文志》里,已然出現了《堪輿金匱》、《宮宅地形》、《地典》等幾本有關風水的書目。在《后漢書·藝文志》里甚至還出現了將陽宅配五行、五音、 五方論吉兇的具體方法。其云:“宅有八術,以六甲名教而第之,第定名立,宮商殊別。宅有五音,姓有五聲,宅不宜其姓,姓與宅相賊,則疾病、死亡、犯罪、遇 禍……故商家門不宜南向,征家門不宜北向,則商南方火也。征,北方水也。水勝火,火滅金,五行之氣不相得,故五姓之宅,門有宜向,向得其宜,富貴吉昌。向 失其宜,貧賤衰耗”。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出,漢代人修造房子,不僅開始注重門向,而且還注重宅主姓音五行與宅向五行的生克,這無疑是后世陽宅風水理氣的發 端,也可以說是“八宅派”的濫觴。

  陰宅風水術呢,漢代雖然出現了張平子、青烏子等幾位“善葬”者,但均無比較系統而全面的理法。考張平子《冢賦》,言上下崗垅之狀,巒頭尚不成法,何談理 氣。青烏子之書已然遺失,據唐朝歐陽詢在《藝文類聚》中引用《青烏子》云:“青烏子稱山望之如月形,或如覆舟,葬之出富貴;山望之如雞棲,葬之滅門。山有 重疊,望之如鼓如樓,葬之連州二千石。”可見,這青烏子的巒頭功夫已涉高深,倘若漢朝確有其人,且此段文字又確系此人手筆,那么,他就是真正的風水鼻祖 了。可惜,青烏子其人“史失其名”,考證無據,故風水鼻祖的尊號便落到了晉代郭璞的頭上。

  魏晉時期,風水之風在士大夫之間漸漸興起,僅《晉書》一書就記載了魏舒、陶侃、羊祜等幾人因風水而致貴的故事。在此風吹拂之下,我國風水術迅速成長,并最 終產生了兩位開山立祖的風水大師:管輅與郭璞。《魏志·管輅傳》記載管輅相母丘儉墓,說其“林木雖茂,無形可久,碑誄雖美,無后可守,玄武垂頭,蒼龍無 足,白虎銜尸,朱雀悲哭,四危已備,法當滅族,不過二載,其應至矣。”在這里他已將青龍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這“四象”納入到了風水地形之中,成了后人看風 水不可不論的“四勢”。遺憾的是,管輅沒有這方面的著作傳世,所謂《管氏地理指蒙》顯系后人偽作,其中幾句“李淳風曰”的話就大穿其幫了,不打自招地供出 了它是唐代以后的作品。

  郭璞,博學高才,詞賦為東晉之冠,曾從河東郭公受《青囊中書》。《晉書》說他“洞五行、天文、卜筮之術,攘災轉禍,通致無方,雖京房管輅不能過也。”他 所著述的《葬書》(清學者姚際恒《古今偽書》論證其為后人偽作),對龍、穴、砂、水、生氣、土質、五行、方位等風水的主要內容,均有論及,是當時最為系統 而完整的風水理論。因之,《葬書》便成了我國風水術正式誕生的標志,也成了我國第一部最權威的風水法典,故后世言風水者皆以郭璞為鼻祖,并將《葬書》名之 為《葬經》。該書以論巒頭形勢為主,也涉及到了一點方位和五行,但作者明確指出:“占山之法,以勢為難,而形次之,方又次之。”把 巒頭的形與勢看得比方位更重要。實際上,我們從有關郭璞的史料中可以看出,在他那里還沒有什么理氣方法,因為他論斷風水吉兇的主要方法還是看巒頭和以易卦 占卜。如《浙江通志》記載,郭璞參與選溫州城址時,開始打算選城址于江北一帶,但是取土稱過之后,發現土輕了,遂過江,登上西北方的一座山峰(該山由此命 名郭公山),見“數峰錯立,狀如北斗,華蓋山鎖斗口”,于是確定該處為城址。并說:“若城繞山處,當聚富貴,但不免兵戈水大,城于山,則寇不入斗,可長保 安逸,因城于山,號斗城。” 又如郭璞《遷城記》里描述福州市云:“左旗右鼓,全閩二絕,旗山在洪塘山之西,山巔欹側,其形如旗,鼓山屹立海濱……”從這些資料中我們均找不到任何理氣 內容。《晉書·郭璞列傳》里則明確記載,司馬睿曾先后兩次請郭璞到建鄴卜地,郭璞都是用易卦占卜斷其吉兇的。

  降 及隨唐五代,風水術有了進一步的發展,涌現出了諸如蕭吉、舒綽、張白、呂才、李淳風、袁天罡、卜應天、丘延翰、張燕公、浮屠泓、一行禪師、司馬頭陀、楊筠 松、陳亞和、萬伯超、何令通等一大批風水巨匠,其中以楊筠松對后世影響最大,在其長長的傳承人名單上,寫著曾求己、曾文辿、劉白頭、胡矮仙、賴文俊、黃妙 應、范越鳳、廖金精、謝世南、吳景鸞、洪士良、陳摶、劉謙、劉伯溫、傅伯通、厲伯韶等許多名滿江湖的風水巨擘,故舉世地師多半以楊筠松為宗,稱其為“楊公”、“楊仙”,拿他當風水祖師爺祭拜。

  然 而,看唐代以前各家風水書,均只論巒頭,不講理氣(除論陽宅外),極少數言及方位的也僅限于簡單的東南西北四方。為什么會是這樣呢?因為理氣必須要借助一 種測向工具,那就是指南針,倘若羅盤上沒有一根十分纖細而靈巧的指南針,那么羅盤上的一切注記便都沒有意義,理氣也無從實現。

  考指南針發展史,我國在戰國時期就發明了一種叫做“司南”的指南工具,據王振鐸先生考證復原的東漢司南,它是由天然磁鐵制成的湯勺狀大小的指南勺,其底盤 已刻有四維(乾坤巽艮)八干(甲乙丙丁庚辛壬癸)十二支(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)及二十八宿的內容,與當時流行的式盤地盤相類。所謂“式盤”也稱“漢 栻”, 是六壬占卜盤。從現已出土的若干個六壬盤看,它是由上下兩盤疊合而成,下盤稱為地盤;上盤稱為天盤,天盤可依中軸旋轉。這種式盤中無指南磁針,只是以時間 和方位的關系以及天地盤的關系占卜吉兇。這就是說,漢栻并不是看風水的羅盤,而是一種占卜工具,雖然它也有占卜屋宇和殯葬的作用。至于司南,也不是嚴格意 義上的指南針,而是指南勺。由于其勺底不能固定,容易移位,轉動時和底盤產生的摩擦阻力也不小,其勺柄又較粗,根本無法精確指向,故而不被人們廣泛采用。 以至于到了晉代,人們觀測方位的主要工具一直都還是周朝的“土圭”。郭璞在其《葬書》里說“土圭測其方位,玉尺度其遐邇”, 不言司南與漢栻。土圭是個什么樣的東西呢?就是在水平的地面上立一木桿,通過懸繩使木桿垂直于地面,然后觀察太陽照射時所投下的影子,以之測時間,定方 位。可想而知,用這種十分簡陋萬分麻煩的方法,能測準東南西北就已經很理想了,塌了天也整不出什么六十四卦七十二龍二百四十分金的。也就是說,唐代以前還 沒有風水理氣的必備工具——指南針,所以唐代以前的風水師(包括風水祖師郭璞)只講巒頭,不講理氣。

  一直到了北宋,我們才可以從歷史文獻中找到一點有關指南針和羅盤的記載。北宋初年,在曾公亮主編的《武經總要》和沈括撰寫的《夢溪筆談》里,分別介紹了指 南魚和指南針。同時,沈括還介紹了水浮法、碗唇旋定法、指甲定法、縷懸法這四種指南針裝置方法,并指出:水浮法“水浮多蕩搖”,碗沿或指甲旋定法“堅滑易 墜”,故以“縷懸為最善”。當時,較為流行的方法是將磁針橫貫燈心草使之浮在水面的水浮法,即所謂“水羅盤”,而“旱羅盤”(磁針有固定支點)的發現則已 經遲至南宋以后了。

  那么,唐代末期的國師楊筠松,在隨他飄泊江湖的行囊中也有羅盤這種東西嗎?考諸有關資料,他大約生活在公元834~903年之間,距北宋元年即公元960 年還差近60年,按說他是無緣見到羅經的。可是,他的《撼龍經》里明明有“此是神仙絕妙法,不比尋常格地羅”之語,顯見,指南針的發明時間得提前一點點到 唐末時期了。當然,楊公所見到的“尋常格地羅”肯 定還不是那種磁針有固定支點的旱羅盤(因為沒有任何證據支持),他見到的只能是那種人一動或風一吹就晃蕩小半天的水羅盤。水羅盤雖然比土圭和司南先進了不 少,但稍有一絲風吹便不能勘測方向的水羅盤,仍然是無法進行精確定向的。因此,楊公看風水極可能不用羅盤,更不會整出一套能精 確到“分金”的理氣內容。我們從他的《撼龍經》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出,他所說的“神仙絕妙法”是如何看巒頭的妙法,并非是用羅經如何理氣的方法。

  說楊公只講巒頭,不講理氣,理由有三:

  1:“晉世景純”看風水尚在用“土圭測其方位”,用占卜斷其吉兇,根本無條件創造風水理氣方法。因此,即使《葬書》為郭璞所寫,他也不可能傳下諸如《青囊 奧語》、《天玉經》里那套復雜的理氣方法。從而,《青囊奧語》說“晉世景純傳此術”的話,就是不可采信的。更何況它里面還有“顛顛倒,二十四山有珠寶;順 逆行,二十四山有火坑”之語,這明明是元朝煉丹家陳致虛的原話,又怎么會一字不差地出現在唐代楊公的書中呢?可見這幾本理氣書都是后人偽托楊公之名而作, 并非楊公作品。

  楊公有沒有條件自己創造一套理氣方法呢?沒有。因為他也沒有精確的定向工具。我們之所以從楊公的《撼龍經》、《疑龍經》中找不到諸如“穿山七十二龍”、 “三百六十五度分金”、“六十四卦”等一類的理氣內容,以及“唯有挨星最為貴,泄露天機秘”這種謎語式的理氣話語,原因只有一個,那就是楊公不講理氣。有 人會問:那楊公看風水怎么定向呢?答案是:用目測加拐杖!他傳下的《葬法十二杖》就是有力的證據,里面沒有一星半點的理氣內容,且跟《青囊奧語》、《天玉 經》所講的內容風馬牛不相及。

  這一點我們還可以從其高徒劉江東的《天寶經葬法》(即《劉公葬法》)里看出來:“倒杖之法要看脈從何來,氣從何合。大凡正出正結,總有大小八字分三路,謂 之三龍,要看中間一股脈落脈上,細認滴斷處……要 取第三分球檐滴斷處,正立一標準,下取和一合水坐處,正立一標準,卻將一線立于兩準頭上,便是淺深定向之法。外將一杖從兩邊腮水度量深淺,相去五尺則穴深 五尺,若是七尺則穴深七尺,若得一丈亦然如是。穴若仰者,將一杖從小名堂正立一標準,以一線系球檐標準之上,卻將前標準線與上面球檐上線一同牽過為定…… 倒杖放棺,正枕球檐,不關不脫,若是偏歸左邊,定是左邊黑爛,若是偏歸右邊,定是右邊白壯,若是得名師指示前親后倚之訣,為人十葬,萬無一失。”此文十分 詳盡地介紹了楊公(文中多處引用“師云如何如何”)親傳的倒杖葬法,估計不下五千言,但就是沒有只言片語提及羅經二字以及什么火龍金龍或三般卦之類,其整 個葬法所依賴的工具只有目測加拐杖。劉公還說靠這種方法即能“為人十葬,萬無一失”。試想,既然用目測加拐杖就能做到“為人十葬,萬無一失”,那楊公還需 要諸如《天玉經》那樣復雜的理氣方法嗎?如果楊公有那么一套理氣方法,我們為什么在劉公葬法中找不到一絲半點《青囊奧語》和《天玉經》的內容呢?至少也會 有“若要萬無一失,另有挨星秘訣,須待師傳親授”這種釣魚廣告吧?

  無獨有偶,楊公另一名高徒胡矮仙在其《至寶經》里也仔仔細細地闡述了師傳的倒杖葬法,與劉江東所說非常契合,也沒有任何理氣內容。他在“明倒杖立向”一章 里云:“脈來盡處已成穴,倒杖明堂前后別。后頭標準在中央,前面看水何處合。若處便是立標竿,掛定線兮為正脈。斷然不用使羅經,天地生成一定法。”他十分 清楚地告訴我們:“斷然不用使羅經,天地生成一定法”,說穴由天成,根本用不著拿羅盤定向。(風水)

  

  風水大師講解關于風水墓地的注意事項有哪些

  一、墓碑損傷 墓碑受損有的是自然損壞,也有人為損壞。如果是自然的風化,小的紋、裂可以忽略不計。但如果是人為的、大的損壞要考慮更換墓碑,還有如果周邊的墓碑都非常高大,就你的這個很小,也要考慮更換。

  二、墳頭生長的植被 小的花卉植被對墓地風水影響不大,如果墳頭上面有大的成型的茂盛樹木,要想辦法及時加以修理,因為大的樹木根系發達,容易滲入墓穴,給你的祖墳帶來負面的能量,影響風水。

  三、檢查墓地周邊有沒有塌陷、深洞、深坑、水渠,離墓地很近的地方是否有突然出現的高起的山丘、高樓、鐵道、高速公路等。

  1、棺槨坍塌造成的塌陷,動物盜洞,比如耗子、蛇蟲類盜洞這種情況都是一般的自然塌陷,沒有大礙,用土培好就行。如果墓地周邊土不夠,也可以從外面取干凈土來培起墳頭,這對墓地風水影響不大,不要大驚小怪。

  2、盜墓賊盜洞、施工挖坑、挖溝,離祖墳很近的,突起高樓、高的山丘,這就比較嚴重,容易威脅到祖墳風水。這種情況,要根據損害的具體情節加以修復或者遷墳另選墓地。當這些問題發生的時間,你要沉著冷靜,具體鑒別一下情節,如果自己沒有把握搞明白,最好找專業的風水師進行診斷鑒別。 之前有家人的祖墳被人盜墓破壞后,把先人暴尸荒野后,導致家人運氣急劇敗落,一落千丈。過去也有很多仇家,為了打敗對方而破壞對手祖墳的風水,來起到傷害對方的目的,也有很多因為墓地周邊挖坑、修渠、蓋房、蓋樓而傷害到自己家的龍脈風水的案例,最后或多或少的影響到自己家后代的運氣。通過這些實例可以說明,保護祖墳風水,非常有必要。另外還要提醒一點,沒有專業的風水知識和豐富的經驗,或者經過專業的風水老師指導,隨意的修繕、遷移先人墓穴是不可取的,有時候會事與愿違,給你帶來不良的后果。







超级大乐透彩票破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