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水堪輿

  什么才是理想的風水堪輿模式?“風水說”的最主要目標是為家族的陰陽宅選一最佳的環境,即所謂的“好風水”。怎樣才有好風水呢?“風水說”中始終強調了一種基本的整體環境模式:“左青龍,右白虎,前朱雀,后玄武”。


風水堪輿理想模式

  以山地為例,這種模式的理想狀態是背倚連綿山脈為屏;前臨平原,兩側水流曲折回環,水質清晰,流匯于面前;左右護山環抱,山上林木蔥郁。堪輿這種大吉的風水環境,以明陵園最為典型:整個陵園北以天壽山為屏,兩側山勢環抱,并有龍山,虎山左右為護,多條溪流自山間緩緩流出,屈曲蜿蜒于圍合的是山間平原之上,沿河流及山間谷地形成多個與外部聯系的豁口和走廊,使整個空間閉合而又通氣。不但整個陵園具有這種理想的風水模式,各個帝陵的選址也遵循了相似的模式。各種山地寺廟的環境也具有同樣的結構,北京西山的臥佛寺、碧云寺、八大處等著名寺廟就是最好的范例。 中國風水堪輿理論基礎風水堪輿的理論依據是易理易構,弘揚天人合一的思想。概論之,其由形法和理法構成,萬法歸宗,羅盤是這一龐雜理論體系的最后表征物,因此,不通羅盤即不諳風水。人們通常把不識羅盤的風水看法,當成街尾巷議,不會太認真對待。 梳理古風水學的內在結構,其理論架構主要為天、地、人三才的處理方法。天理中涉及季節變遷、災情變化、氣流風向、雷電、太陽、月亮、星辰和方位等對人間影響的規律。 在地理層面上,主要研究山川、河流、樹木、潮汐、地形、土壤等方面對人居的直接、間接的影響。 在生命層次上,則主要關注人的生老病死的變化周期性和內在規律。 中國傳統思想認為,生為寄居、死為永歸,生于世上是一個暫時的旅程,因此,死的歸宿地有時比生更重要。由此,中國風水術又分堪定陰宅和陽宅二類。而且陰宅常常比陽宅工程更大,更輝煌。如秦始皇陵等。 復雜的風水理論,都恪守天人合一、陰陽平衡、五行生克三大古典的原則。無論是千尺為勢、百尺為形的分類,還是以羅盤為導向的巒頭法:覓龍、察砂、觀水、點穴、取向,以及尋求整體上的內斂向心,圍合調場的追求,可以明確地找到其理論根據,無非是以下一組傳統文化理論工具: 陰陽五行、相生相克、干支生肖、四時五方、河圖洛書、八卦九宮、七曜九星、四季節令、星象分野、北斗七星、二十八宿、原始傳說。 理氣法追求形以目觀,氣須理察、體用相順;符鎮法則分二類,一類為方位符鎮,一類為時間符鎮,前者對不吉處設置避邪物趨利避害,后者多利用文字符,對特定的日子、特定的行為(如動土日、出行日之說)進行規避。 講求藏風收水、天人合一的風水學思想,我們發現,其內在的價值追求,用現在時髦的語言可以概括為: 追求人文景觀與自然景觀的和諧統一; 追求人工環境與自然觀境的和諧統一; 追求人于天地間的自然協調,同頻共振。 推薦閱讀:地理堪輿 趨吉避兇擇良地而居----動物擇居給我們的啟示在北美生活著一種哺乳動物金花鼠,它對居住環境的成功選擇,實在令人吃驚,有人甚至稱其為成功的“建筑規劃師”。 生態學家的研究發現,它所居住的地方: (1)必臨近一片谷物地,其洞穴必瀕臨水溪; (2)遠離柳樹林和榿木林; (3)遠離亂石堆; (4)洞穴必在東南坡上,周圍草皮優良,土壤疏松。 究其原因,臨近谷子和水源顯然可以免受饑渴之苦,可為什么要遠離柳樹和榿木林,躲開亂石堆呢?原來這類樹木正是金花鼠的天敵貓頭鷹等鷹類最愛棲居的場所,而亂石堆則是另一類天敵蛇類的出沒地帶。至于洞穴的朝向和其直接的生境條件,可以保證它在冬季不受西北寒風的襲擊,使洞穴保持溫暖舒適。動物的這種擇居本領,顯然是長期進化而遺傳下來的本能。很顯然,作為動物之靈長的人類,在自己的生活環境選擇上也是不可懈怠的,在園林設計和建筑中也是很有借鑒意義的。 ?推薦閱讀:堪輿入門 現代解釋風水堪輿氣:作為生態系統功能的統一衡量指標 生態學認為,生態系統的功能是系統與外界相互作用時所發生的能量交換、物質代謝、信息交流、價值增減及生物遷徙。關于這五種功能流的認識和測量實際上仍然沒有擺脫“還原論”及”分析論”思維方式的影響。在“風水說”以及中醫理論中,生命機體和不同層次上的生態系統功能綜合地以“氣”來統之。氣周流于天地萬物之間,集能、質、生物、信息及精神于一體,所以有人認為氣實質上是場的概念。從分析科學的思維方式來看,氣的概念是含混不清的,無法界定,無法測量,但以氣為統一功能特征的系統是可操作、可控制的,關于這一點,如果“風水說”不能使我們信服的話,中國古代醫學及氣功的研究成果則足以使我們信服。我們也注意到,西方生態學家也正試圖建立生態系統功能的統一衡量指標,如Odum 的“Emergy ”和“Transformity ”概念。這一方面的突破必將導致生態學研究的變革。 因形察氣——將功能問題轉化為結構問題 生態系統的研究主要是對其功能的研究。氣作為綜合的功能流,是無形、無嗅和不斷流變的,對氣本身很難直接把握。在“風水說”中則通過氣與形的關系,“因形察氣”,把功能的問題轉化為空間結構的問題來討論。“風水說”的這一特點尤應引起景觀生態學研究領域的重視。關于景觀的空間等級分布及景觀結構,Zonneveld 的生態區——地相——地系——總體景觀等級劃分和Forman 等的以斑塊、走廊等為基本元素的“風水說”中,穴場是一個由沙水環抱的整體空間單元,而不是一個均相的地段或生態系統,穴、沙、水和龍的關系不是一個等級、分類的序列,而是一個有機構成序列。風水說一開始就沒有把“龍”肢解為相對均相的“部分”,再來研究”部分”之間的關系,而是在有機整體上尋找另一有機整體一-穴。 氣脈——強調結構的整體性和連續性 “風水說”強調氣脈的連續性和完整性,所以《葬書》有“斷山”“獨山”不可葬之說。以明十三陵為例:“陵西南數十里為京師西山。嘉靖十一年三月,金山、玉泉山、七岡山、紅石山、香峪山皆山陵龍脈所在,毋得造墳建寺,伐石燒灰。”可見,為了保全十三陵陵園的風水,明王朝恨不得把整個燕山山脈皆作為保護對象。依”風水說”看來,十三陵所在山地屬燕山之余脈,與北京西山雖有數十里之遙,卻一脈相通。這種保護氣脈及網絡結構的整體性和連續性的做法,至少對地下水及生物的空間運動是十分有益的。這在自然保護區的景觀規劃及生態研究中是值得借鑒的。目前景觀生態學已十分重視對廊道的研究,廊道與”氣脈”既有共同之處也有較大差別,從其差別中我們也許地能得到更多的啟發。 氣脈的曲折與起伏 與氣脈的完整性和連續性同樣重要的是它的曲折和起伏。無論是山脈、水流或是道路,”風水說”都對曲折與起伏有著特別的偏好,從本文所舉實例中可見一斑。認為只有曲屈回環起伏超迭方有生氣止蓄。直線對物質、能量和信息的流動是高效的,現代,無論是公路、鐵路、排灌渠或是通訊線路,都追求直線,這恰如“風水說”所追求的相反。這難道不能引起我們深思嗎?以水流來說,曲折蜿蜒的形態除了有其美的韻律外,至少可以增加物質的沉積,有利于生物的生長,減少水災等等。至于更深層的意義還有待進一步的揭示。 光為向陽,聲為和鳴,山為拱衛,水為致遠。 風為除濁,樹為聚氣,家戶有*,錯落有致。 散亂有序,清濁有別,升降有道,動靜有度。 最是凝重,社區之心,全民之求,不可不慎。 念念在口,時時在眼,人神分明,禮法有規。 神界人界,各得其居,安神養身,永保康寧。 現代風水堪輿學問的原則,能為社會找到一種和諧的秩序和安靜,一種自得其所的人生享受,讓天地人失序,人生浮躁無歸收回正道。







超级大乐透彩票破损